【時事觀察】中美貿易戰的長遠對策

2019-06-21
來源:香港商報網
  中美貿易戰正向持久化廣泛化等方向發展,習近平雖答應在G20峰會期間與特朗普會面,商談兩國關係的根本性問題,但能否因而重啟貿易談判仍是未知之數。顯然中國目前仍須為貿易戰持久及惡化積極作應變部署。
 
  中方反擊效果初顯
 
  貿易戰早已超出關稅戰領域,美國早已出臺對華為等中企非關稅的禁入、斷供等措施。中國雖未正式宣布關稅以外措施,實際上已自覺地開始了一些行動,且效果初顯。據報自去年起中國赴美遊客及留學生人數下降,引起美國大學及旅遊業擔憂,多家大學校長親自宣布繼續歡迎中國學生及學者到來。這實際上是相當於中國在服務貿易領域進行了反擊。中國旅客及學生為美國每年帶來以百億美元計的收益,而美國服務貿易對華有明顯順差。在稀土方面,出口早已開始下降,中國還大量入口稀土礦物,部分是因代工,替外國包括美國礦場加工礦產後再出口。稀土少出多入相當於開展資源戰。此外,自去年起中國在美購置房地產數額已轉勢賣多於買而實現淨流出。中國企業也可能開始撤出美國股市交易所,中芯國際便打響頭炮。這些行為均可視為投資戰及資本市場戰的動作。
 
  由此可見中國對美反擊也非全由政府策動,除由上而下也可由下而上,後者多依市場規律行事,但仍須予政策引導。例如減少公費赴美留學,非理科大學及大專以下留學的審批,控制旅遊、移民審批及私人資產調赴美國等。在稀缺戰略物資如稀土等則應設立交易平臺監控外貿,並設立平準基金穩定價格,和吸納內地產品作為長遠戰略儲備。
 
  促進結構調整
 
  由於抗爭將會持久,故除即時反制美方打壓外,還應眼長遠促進產能及外貿結構調整,從而減低對美國市場及供給的依賴。從美國入口主要為原材料(特別是農業、能源)和高端製造產品(如飛機、半導體、儀器等)。原材料找尋新替代供應源不難,農業方面可加強與俄國協商讓中國農民進入遠東及西伯利亞地區租地耕種。同時強化自歐洲、南美等地區的入口安排。能源方面,入口主要是油氣,因來源眾多,不愁短缺,與俄國合作開發北極圈資源已初見成效。在增加原材料供給上,中國還要開拓新思路新方案,尤其是兩方面的:
 
  一、增加本地生產力。內地天然氣藏量其實不如石油缺乏,應增加開發。還要加快可燃冰的開發利用,特別是青藏高原的陸上儲藏。對海底儲藏內地已初步掌握開採技術,應加快其商業化。農業方面應以技術創新帶動新一代農業發展,如水耕、無土種植、農業工廠化,多層棚屋,以高產植物代替傳統作物和開展深海牧場等。
 
  二、幫助別國自給增加全球供應。全球有許多新發現油氣田尚待開發,且是缺油缺氣國家如巴西、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各有巨大海域儲藏,中國助其開發就地消費除了有良好商機外,還可增加全球供給而間接有利中國入口。農業亦同樣,中國應協助一些非洲國家走向糧食自給。
 
  對高端製品入口應採入口替代策略,除在短期尋找其他貨源外,長遠還須由加強自主開發來提高供給安全度。特別是要加快各類飛機、醫療器械及電子元件、器材的研製,要恰當保護市場來讓新生產業(infantindustries)有較好的成長環境。在IT及機電產業,在沒有國際標準的領域都應盡快制訂國家標準,先國內統一再輻射世界。
 
  中國對美出口將面臨巨大重組壓力。部分一時難以替代的將可大致維持出口水平少受影響,部分在高關稅下無法出口的將要轉型,或將產能外移,或找其他市場,轉產其他產品甚至關門大吉。這部分產品中還有一些可由改造生產模式逃出生天:把原來勞力密集型生產通過機器人、自動化及智能化生產提升效益,並提升產品質素,從而與其他低成本生產地區競爭。在上述重組中政府須精準扶助,使轉變能更暢順快速,並減少調整痛苦,特別是要安排好受影響員工,使他們盡快轉業轉工。
 
  無疑,以上轉變將帶來一些問題及挑戰,但只要及早部署全面應對,總體情況將可受控。
 
       凌昆
[責任編輯:李振陽]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河北快3开奖号码